垃圾瑜

垃圾啊,我是垃圾

林瑾瑜。

沙雕林瑾瑜的黑历史呀!快看!

#李白x王昭君

#无题

#ooc必定是我的

#短发昭君微辣眼,慎入!

#好吧好吧不忍心告诉你这是花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我是分界线。。。。)

“先生从何处来?又向何处去?”

“四海漂泊,何处为家?李某不知道罢了?”

一个是大唐长安的风流才子,一个是来自边塞的冰雪少女。





“看姑娘的服饰,不是长安人吧?”

“正是,多年没有来到长安,竟变得如此繁华,敢问先生如何称呼?”

“在下姓李名白字太白,姑娘叫我太白便可以。”

“小女子姓王名昭君。”

“昭君,真是好名字。还有一句话,李某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“哦?何话?请讲。”

“初见姑娘,却有曾相识之感。”

这正可谓:与君初相识,犹有故人归。





往后昭君在长安的日子,太白一直陪在她身边,直到有一天,昭君突然离开了。

“昭君,你去哪里了?”

“你回来吧!”

直到现在,太白才发现,他离不开她了。





于是,太白开始踏上了这四海为家的日子。

太白走过了千山万水,他一直在找她,直到他看见手心里的鲜血带着白色的花瓣。、

“昭君,不知不觉还是喜欢上你了。”

他无奈的苦笑着,继续启程。

可他知道,他不会活着找到她的。

《越人歌》曾写道:“山木有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”

“昭君,你可知我的心?”







边塞冰天雪地,有一位男子身着一身雪白无暇,走在这雪白无暇的天地里。

他胸口一紧,吐出一口血,这血像一朵妖艳的红花在雪地上蔓延开,带着丝丝白玫瑰。

这一旁的梅林却毫不知情的吐着芬芳。

“昭君,你就像这梅花一样…….”

说完,他吐了一口气,像是彻底放松了,倒在了梅林旁边。

正如李商隐的《无题》里的: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。”





“小姐,你看那里有人!”

“哦?是吗?过去看看便是。”

就这样两人又重逢,不过这一见,却是阴阳两隔,永不相见。

“太白,太白,太白……”

昭君把李白葬在梅林旁,他倒下的地方。





生活似乎又平静了。可谁又知道,在遥远的塞外,一位短发的女子,指剑落梅,眉宇之间带着一股倔强,在雪茫茫的天地间,毅然起舞,阴柔之间夹杂着英气。

“我为你剪去长发,为何剪不断对你的思念?

全文 END ”



旋转跳跃着求关注求红心心

评论(1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