垃圾瑜

垃圾啊,我是垃圾

林瑾瑜。

原随云乙女向 病入膏肓,无药可救

#60of点文


#原随云x你


#略黑化


#  @素质君 








(一)


  “起来吧,姑娘”只见原随云向你伸出了手,脸上挂着不轻不淡的笑容。你想了想,又看了看狼狈的自己,你把手递出来给他,那一瞬间,你碰到了他冰凉的手,不禁抖了抖。




  他拉你起来的时候,好像是用力过大,还是你在地上坐的时间太长,腿有些麻,你一下扑倒他怀里。他好像意识到了这一点,反手把你推了出去,当时你还没有站稳,反应不及时,踉跄的向后退了几步。你站在那里,自知失礼,有抱歉又尴尬的笑着“抱歉公子,刚刚失礼了。”




  你看到他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胸口,一边大口喘着气。眼上的黑布衬的他的面色越发苍白。你发现了他有点不对劲,心想着自己好像没有做什么过分的是,跑上去看看他到底如何了。他听到了你到脚步声,连忙向后退去,又和你拉出距离“别,别过来,”说完喘气喘的更大了。










(二)


  你本是个江湖上的新秀,小有名气。不知那日在茶馆上没管住嘴,多说了几句,也不明白是得罪了哪位,第二天,一群人便杀上来了,你只身一人,即使你武艺再高强也单挑不过他们。你先控制住他们,然后撒腿就跑。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,就当你差一点就任命的时候,


一条黑影闪到你面前,袖子轻轻轻轻一挥,十余人,纷纷飞了出去,重则死亡,轻则重伤,你也重心不稳,坐到了地上。你先是愣了愣,他刚刚用的是...流云袖?你下意识的想到是武当掌门,但他身着玄色缎袍,眼上覆黑布,背后负琴。想当今只有一人流云袖可以超过武当掌门,无争山庄原随云。




  赫赫有名的无争山庄少公子出现在你这个无名小辈的面前,你有些惊讶。






(三)


  “原公子,真的没事吗?我懂点医术,还是帮您看看吧”你关心到。


“不用了,少侠可否随原某回无争山庄?”他却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。


“这不好吧?毕竟刚和公子您见面”你还是很惊讶。


“少侠不必多想,之前这帮人跟无争山庄倒是有些瓜葛,想请少侠回去询问一下关于他们的事。”说完便直起身子,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。


 你有些想笑“原公子,我们素未谋面,要不找个茶馆,我大可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原公子您”


 他顿了一下,开口道:“好啊。”






(四)


 江南茶馆,桌子上,两盏清茶。你坐在他对面,毕竟讲你被追杀的事情,在这么名声赫赫的原随云面前挺不好意思的。


你断断续续的讲着。边啜着清茶。你越讲越觉得不对劲。他低着头,一句话也不说。捏着茶杯的关节越发白了。“公子?你没事吧?”


你看他的表情不正常,以为是哪个地方说错了,触怒了他。


 接着,只听他“咚”一声倒在桌子上。脸色更是白的吓人。桌上的茶呗微微泛起涟漪。


 你显得有些手足无措。你只好先给他号了号脉,但看起来并无大碍。只是他昏迷不醒,现在又开始浑身冒冷汗。






(五)


  原随云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。他看不到,他尽量保持冷静,然后,他捕捉到了那些细微的脚步声和碗碟碰撞的声音。


他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,为什么每一次你接近他时,心口总会有刺痛的感觉,像一个个针一起插进去的感觉一样。


 他从来没有见过你,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。只从你刚刚给他描述的一切,他虽看不到,但他依然感受到你那种掩饰不住的灵动,活泼,和你说话时的清脆声音,小溪潺潺一样流到他心里。






(六)


  “原公子?醒了?我刚刚给你看了一下,可能是疲劳过度了,我给你煎了几味安神的药。”你看到他微微的动了一下,便觉得他应该是醒了。你端着药过去的时,他还是呼吸均匀的睡着。你静静的看着他,不禁望出了神,你怔怔的想着,这双覆着黑布的眼睛应该很好看吧,那他睡着的时候睫毛也一点像蝴蝶翅膀一样翘翘的吧。


  你还是没忍住,在他脸上轻轻的啄了一口,却明知不该犯。




(七)


  天色渐晚,你上上下下忙活了很久,原随云还是时不时冒冷汗。最后你累得受不了了。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碗里的药不在冒着四处游走的烟。


  第二天你醒来的时候,他人已经不见了。碗里的药也没了。


  真是荒谬。就当昨天是一场梦吧,过了,过了。






(八)


  自从过了那天,你的生活好像又回到了正轨上。做课业,时不时再偷个老王的瓜。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。当你真的要把原随云忘了的时候,你又路过了那天你把他带到的那家客栈,思绪翻涌,你想到了你没忍住的偷亲还有他那张好看又精致的脸。不禁小小的少女情怀了一下。


接着你一天都在想着原随云,无争山庄,原随云。无争山庄。


 明明只有一天,为什么忘不掉呢?明明是后知后觉却还不敢承认这场暗恋。






(九)


   从夏天到冬天,从白天到黑天。你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
冬天,江南难得下了一场雪,你那时正躲在茶馆里喝一杯热茶。你捧着茶杯想“江南下雪了,那无争山庄也一定很冷吧。”


你无意中把“无争山庄也一定很冷吧”这句话说了出来。


“xx,是你吗?”有一个男声突然响了起来。你下意识的回头,还没看清人,便被点了穴,你就软绵绵的倒在那人怀里。






(十)


  没有想错,点晕你的就是原随云,自从他在客栈上悄悄离开后,他可没有忘了发生的一切,他派人悄悄调查你,时不时悄悄得到亲自出马跟着你。


  你清澈的嗓音一直萦绕在他的脑中,他恨自己的眼疾,不能把你的样子看的清清楚楚。


  他知道你偷亲了他。他也时不时的轻触你吻过的地方,脸上挂着不轻不重的笑容。


  到后来,他越发想你,甚至发生了变化。


  他想把你带回蝙蝠岛,他想你一个人只看着他,他想把你占为己有,真正的,只属于自己的。






(十一)


  你再次醒来的时候,你先在脑中搜索一下你最近好像没有得罪谁。


  为什么啊,你现在头疼的要死,口干舌燥,你努力的想舔一下嘴,却分泌不出一丝液体。


  你什么都看不见,一片漆黑。


  “渴吗,少侠?”一个好听的声音流进你的耳朵,光是听着,就让人觉得无比舒畅,好像是解渴了一样。


  你无奈的张开嘴,却拼了命的也发不出一个字来。


  “看来像呢?”他好像是缓缓地靠近你“那我喂你喝水好不好?”语气和善极了,他勾起你的下巴,把水灌了进去。你已经很久没有接触到水了,灌进去的水,凉凉的稍稍带一点甘甜,你感激的笑了笑,却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这个声音,是原随云的。


  那杯水喝下去,半晌,你开始觉得身体燥热起来“热。。。”你无意中喃喃。


  “好巧吗,我也好热”他手已经开始脱自己的衣服。


  疯狂,真是太疯狂了,知道是浑水,还偏偏来淌,最后弄得自己一身脏。


  要知道,有了第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,原随云像一只偷了腥的猫,慢慢的的开始变得贪得无厌。


  结果天天如此,夜夜如此,你不知道是接受还是拒绝,每天顶着复杂的心情,被他弄的死去活来。


  最后,你想到了逃,你想逃出这终不见天日的魔窟。那天,趁他离开这里时,你艰难的摸索着,一次又一次的的碰碰撞撞的找着路,你本快到了,只差一步就跨出洞口了,不禁被阳光晃了晃眼睛。后方传来了原随云的声音“姑娘这是想出去?那原某帮你好了。”你信以为真,感激的朝他笑了笑,笑的那么明媚,那么灿烂。


  没想到他一施袖子,不轻不重,你只是摔倒地上,折了腿。


  他抱你起来,往回走。你生气的大叫:“原随云!你玩够了没有!放我下来!”


  他动作没停,转而笑笑说:“我可没有玩你,原某可是很爱很爱你的。再说,现在我们都变得一样了。”因为眼前又是一片漆黑。








(十二)


   他很爱你,爱你的肉体,却也爱你的灵魂,他会独有的方式爱着你,他会把你的翅膀折断,让你一辈子待在他爱的牢笼里。


  他很爱你,至死不休。




我写到十二,因为爱人是十二画,朋友是十二画,敌人,也是十二画。






end






OK就这样


希望你们喜欢


日常要红心心和蓝手手


爱你们❥(^_-)


评论(1)

热度(47)